陈根阳:我的医生日记之保肢历险记
时间:2020-08-01   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  “我是一名手足外科医生,在多年的临床工作经历中,我看到了太多的意外伤害酿成的悲剧,而我们的责任就是‘治病救人’。
  前段时间,一名患者约好来院复查。看到他的笑容和他那已经可以自由行走的患肢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莫名有了一丝感动,不禁提起笔来,记录下这一切......”
  ——陈根阳
 
  2018年1月10日,那个日子我印象深刻。患者张某干活时不慎被皮带绞伤致右小腿完全离断,急诊送至当地医院后,由于条件所限,患者以及家属保肢意愿强烈,经家属要求并由120急诊送至我院。
  医院接到通知后,我院卜新春院长亲自指挥并协调相关科室,做好接诊手术准备,在患者到院之前,我科联合急诊科、检验科、医学影像科、骨科和麻醉科,就病人来院后的接诊治疗流程以及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,进行相关评估和演练,并对可能发生的意外制定相应的处理预案,一切准备工作均已就绪,等待病人的到来。
  14:10,随着一阵急促的120鸣笛声越来越近,救护车平稳的停在我院门口。当我们看到患者后,第一反应,“不好,情况不容乐观,残端虽己加压包扎,出血较多,两组输液通道,一组不畅,嘴唇发绀,肢端末梢温度低,心率稍快,病程中一直没有小便,这是典型的创伤性休克早期表现。”
来院时患者小腿完全离断
 
  重新建立静脉通道,备血,完善相关检查,一切都按照我们预想的进行着,现实是残酷的,离断肢体相对完整,家属再植意愿强烈,但患者一般情况不太好,失血较多,再植风险较大,此时我的脑海中出现了疑问,“怎么办?万一再植失败,患者能否接受?术后再灌注损伤,毒素吸收,肝肾功能能否经得起考验?即使再植成功,术后出现肢体短缩过多怎么办?”
  此时,就在我们摇摆不定时,ト院长当机立断:按再植路径进行,动员全院力量,在保障病人生命安全的前提下,尽可能再植。按照指示,我们各司其职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项术前准备,术前谈话沟通,争取时间,争取能在6个小时内重建离断肢体的血液循环。
急诊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中
 
  补液输血抗休克治疗后,患者情况好转,心率由快转为正常,肢端温度变暖,麻醉科开始为患者实施全身麻醉,手术分两组六位医生同时进行,麻醉前一组医生已经开始对离断肢体进行彻底清创,处理骨断端,标记血管神经肌腱等重要组织,经过麻醉科等相关科室的通力协作下,8个小时连续不断的手术,一期手术顺利完成,胫骨短缩近10厘米。
  作为专科医生,我们心里很清楚,一期手术结束,离断肢体顺利通血,并不代表一期手术的成功,这种大肢体的离断,术后不仅对医生还是病人都是考验,不过在相关科室的帮助下,患者顺利度过了危险期。
  这个病例很快就在合肥市各大医院骨科专家同仁中引起了强烈反响,更多的是质疑的声音,认为就算肢体存活,肢体短缩过多,神经功能恢复差等原因也会对患者的肢体功能产生很大的影响,再植又有什么意义呢。作为专科医生,我们很清楚,虽然患者再植后的肢体短缩近10厘米,肢体神经恢复速度过慢,但是,在目前先进的医疗环境中,依靠先进的骨延长术,我们相信可以实现患者断肢的功能恢复。所以,我们坚信并坚持,专业加上病人的需求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和信心的保证。
  在全体医护的精心照顾以及患者和家属的配合理解下,虽然一期手术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,比如皮肤部分坏死,清创后植皮等,但是整个过程比较顺利,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。
  2018年2月13日,患者创面痊愈,在家人的陪同下顺利地出院了。但是,对我们医生来说,一期手术的顺利结束,也就意味着二期手术的开始,虽然还有一个多月,但是我们丝毫不敢懈怠,为他的第二次手术方案准备着,同时还有好多未知的可能性,比如神经功能恢复差,肌踺粘连以及踝关节僵硬等问题,为每一种可能性制定相应的处理方案,整个恢复过程,我们派了专业的医生进行跟踪指导。
骨延长术后摄片
 
  2018年3月30日,再植小腿脚胀消退,卜院长带领全科人员激烈的讨论分析,认为进行骨延长手术适应症明确,与患者沟通后同意手术,我们采用了伊利扎诺夫外固定进行骨延长,该技术稳定,手术创伤小,术后还可以辅助行走,手术顺利完成,术后患者扶拐行走,脸上流露出了久违的喜悦和激动,看着患者的笑脸,成就感油然而生。
  然而这种对医生的信任,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对于正常人来说,骨延长没问题,技术成熟,但对于一位再植术后的患者来说,仍然有许多的不确定性,比如再植后血液循环的改变,定期延长调节的长度按常规是否合适,神经功能的恢复是否会受到延长牵拉的影响。
  查资料查文献,所得到的信息非常少,没有办法,走一步算一步吧,为了方便观察延长后骨质生长的情况,前三个月安排病人每半个月复查一次,使我们对延长后骨质生长情况以及神经恢复情况有了客观的评价,也使我们对再植术后骨延长技术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。
  常规来说,术后一周,每日四回,每回0.25毫米,一日1毫米的速度进行延长,但是对于再植后的患者来说,我们按每回0.2毫米,一日0.8毫米进行延长,随着时间的延长,三个月后我们按常规进行延长,骨质经过延长硬化,终于在2020年2月份达到了和健侧相等长度,同时患者足底感觉恢复令人满意。
  两年的时间,病人是“不厌其烦”地来回医院复诊,这种“不厌其烦”是对我们医生对我们团队莫大的信任,同时我们也感受到责任重大,没有理由不尽心尽力全心全意地为病人着想,时时刻刻不忘学习最前沿的理念和技术,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病人的这份信任,オ能践行合肥经开外科医院一切“以病人为中心”的服务理念。
  最后,我想说在保肢减残的道路上我们是专业的,我们是认真的,我们会以最新的理念,最前沿的技术,为广大患者提供最优质的医疗服务。